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第十八掌 僵尸的手段好恐怖
    不过也由于他这体质的关系,让他面临到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如果不立刻解决……他恐怕就无法继续修炼,若然要强行修炼……那他放在体内寄生的本尊就恐有危险!

     “宝宝乖……别想太多,赶紧睡吧……为师这样也是为你好……睡着后……接下来为师所做的事,你也就不会害怕了……”自称为师的他,将月蝶依给圈入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就像在哄着小宝宝睡觉一样……

     他不说,她还好受点,可是他这么一说,你妹的!她能不害怕吗?

     而且被具尸体给搂抱着,要真能睡得着,她就是神经病!脑子不能是被普通夹过那么简单!至少也是被铲子铲过半边再被夹!

     不过只要不看他那阴气逼人的脸,月蝶依真的能感受到,那种被人当成宝贝般呵护的感觉。而且……他哄着她睡觉的动作真心温柔啊!

     呜呜呜~好温暖……害她都想妈妈了……她好想回家……忍不住的,月蝶依更往他怀里蹭了蹭,小脑袋钻着想寻个更舒服的角度窝着。

     不过男人的本能反应却扰乱了月蝶依对妈妈的思恋。并将她的思绪给拉回到了当下。

     当月蝶依意识到自己被个僵尸给猥亵了……却没有强烈反抗,还直往那尸体怀里钻时……真真是羞愧到不行!然而这还不算!更离谱的是,她居然还将那僵尸对自己的这些猥亵动作,给想象成是妈妈抱住了她!是妈妈在给她温柔安抚!卧槽~!她恨不得对自己狠狠的一巴掌扇落下去!

     她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不然又怎会将具僵尸给看成她妈啊?真心被自己给严重恶心到了啊!!!

     而且……她老妈两腿间能有那个硬邦邦又热乎乎的东西吗?

     不过她会这样……这一切还都要怪臭僵尸,都是他害的!而且他还骗人!还说什么不会对她做猥|亵的怪动作!呜……那现在这又怎么说?

     那阵清晰的触感,让月蝶依毛骨悚然!所以她开始在师父大人怀里扭来扭去,想方设法的要避开他那个特殊部位与她的亲密接触!结果却惹得师父大人额际青筋暴起,还不住的冒汗!而身体的温度也越来越高……看得出,他老人家真是忍得格外辛苦……

     终于,师父大人忍无可忍,于是急促的喘着粗、气,呻|吟道:“宝宝……你……你怎么还没睡着?快快睡吧……你睡着了……为师……为师才能放心的继续打坐修炼啊……”

     修个屁!挺着那个东西还修,除非是双修吧!打死她都不相信他这个样子还能继续修炼!

     但说是这么说,月蝶依却也更加害怕了,因为他那玩意儿此刻已经如烙铁般直烙得她肌肤生疼……让她是极度难受。忍不住的,她伸出手来……要去抓它,抓它是想要将它给挪动开来……然而月蝶依这样碰碰摸摸又带着几分羞涩的举动……却明显像是点燃了他身上正极力想按捺住的爆破点!

     瞬间,师父大人就炸毛起来!他一把抓住月蝶依的手,用力一捏,将她骨头都捏得咯吱作响!看着她痛得直冒冷汗,其实他的心比她更痛!所以他拉住她的手按在自己心头的位置上,恨声问道:“这里!你可知道我这里有多痛吗?”

     他另一只手撑在月蝶依脑袋的左边,整个人翻身到她面前来,以便让月蝶依看清楚他嗜血欲杀人的眼神!因为她的邀请,让他陷入疯狂的边缘!

     可为什么丫头对他示好,他反而会发疯发狂呢?因为他根本就不是步云飞!而是夜华啊!

     那在异世界的日子里,他天天陪伴这个臭丫头,他是那么的爱她……可这臭丫头却……

     为什么?难道她真的爱上了一个相处不过短短十多天的陌生男子?可如果不是因为爱……这臭丫头能为那该死的贼厮做到如此地步到底是为哪般?

     不过,要是那贼厮只是一般的修真者,他还真没将他给放在眼里!问题是,那贼厮不一般啊!从他对他进行夺舍的时候就发现了,他怀疑那步云飞也是万年前最早陨落的那一批神魔之一!白哉!所以才有了严重的危机感!本来一个蛇王墨魂就够他头痛的了,如今恐怕还得加上个白哉……

     哼!这臭丫头竟敢嫌弃他……还直说他是骷髅精!怕他怕得要死!可那该死的白哉,不也被他给整成了僵尸怪嘛!然而……怎就不见她害怕了?这臭丫头!竟敢当着自己夫君的面,握住别个男人的……混账!他宁可将胯,间那玩意捏碎,也不给她出墙的机会!

     本来嘛,夜华已经够难受够矛盾的了,偏这丫头还要一而在,再而三的挑战他忍耐的极限!

     看着她紧张害怕的缩成一团哭泣……他却比她更心焦着急的想要给她安抚!所以他要抱着她……因为爱她……即便是占用了别人的身体,但此时对这具身体的掌控权是他!这样一来,会起反应那也是理所当然的自然现象!可她不该啊!她是他的妻子!他决不允许她有此种反应!

     夜华在恶狠狠瞪视了她一阵子之后,似乎下了某种决定,因此他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起来,就见他盯着月蝶依鬼魅一笑:“宝宝……不怪你想要为师的……呵呵~!其实为师更想要你……想你想得浑身颤抖……然而你可知,为师的这种欲念是因何而起?”

     说到这里,他忽而停了下来,手还伸了过去,柔柔的将月蝶依因挣扎而凌乱的头发给轻轻拢到耳后……他动作虽轻柔,然而月蝶依却没有被迷惑,心里反而像是打着小鼓般的惶恐不安!

     果然~!就见他温柔不了两分钟,就又来个大转变!但见他狠狠的压□子,与她紧密贴合之后…..他眼露疯狂,脸孔扭曲的嘿嘿怪笑了起来:“是因为你啊!不!应该说是因为你柔软娇嫩的小身子!

     那个时候,我被那女僵尸给捉住,她逼我吃下天下奇,淫之药……后来我被她控制长达十来多天,那地狱般的日子里,每分每秒,她都坐在我那个上头……缠着我,和我交、合……而我也受淫,药支配……可她僵硬干涩的身躯,怎么也满足不了我,无论做得再激烈再多次,都无法让我成功的泻出来哪怕一次……这个时候,你出现了!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你会是我的!”

     “你……原来你救我竟是为了……为了……”月蝶依脸色瞬间惨白,浑身剧烈颤抖……她真没想到……神仙哥哥的真面目竟会是这样……这……叫她情何以堪?她还以为……

     于是夜华成功了吗?满足了吗?不!他还没满足,他还有怨气,所以他继续说道:“宝宝……可还记得……我抱着你四处逃窜的日子……你娇软的身躯在我怀中……偏我那时身无寸缕……宝宝……” 话到这里,他停顿了下,露出抹诡异的笑,而后突的凑到她耳朵边语气怪异的说道:“你温热娇软的小身子在我怀中……一下一下的磨蹭着我那已然兴奋到了极致的分|身……宝宝……其实在那时我就射了,喷射出很多……全都在你身上……

     “不!闭嘴!闭嘴!我不要听!求你别再说了!你不是神仙哥哥,你是恶心的魔鬼!我不要听你胡说八道!你放开我!”月蝶依再也听不下去,她哭着喊着打断他!

     “宝宝别急,听我说完嘛……”夜华强行压在她的身体,面对面,眼对眼,不让她逃避,而后继续说道:“可我终究没能进入你的身体,要不是身后那该死的魔鬼一路追赶着我们……破坏我们……我一定能让你尝到欲、仙、欲、死的滋味!所以你也恨他吧?都是他!咱们才没能够有机会好好交|欢!”

     “不!我不恨他我谢谢他!”

     “宝贝儿,你可知道……一个男人,那处地儿硬了十多天……却一直没办法得到真正的宣泄,那滋味有多难受……”突儿,他话锋一转:“你说吧!你要怎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你……你想怎样?”月蝶依终于被她的神仙哥哥给气得死去活来眼泪狂飙!也是第一次在心里有些感激那个尾随其后对他们一路追赶的大妖怪了……

     “唉……为师之前与那女僵尸做了太多次,又是那种姿势,她的体、液到底还是流入了为师的体内……现在为师感染了尸毒,成了僵尸魔物,而你是还没修炼过的凡人,若冒然与你相结合……恐怕你也会被染上尸毒……我不要你死,所以咱们现在还是不能结合,等你有一定的修为后,咱们再一起做对僵尸夫妻,一起超出三界外,跳出五行中……”

     “不过为师这个还是要解决啊?挺立了这么久……再不解决是会废掉的,所以我才说……你若是肯乖乖睡觉,那也不会有什么,更不会看到什么特别的事……但你偏偏就要如此顽皮啊!你说我要拿你怎办才好?”

     说到这里,夜华大指母挑起月蝶依的下巴,脸孔一寸寸的在接近,在快要贴上她的嘴唇之时,夜华忽而停了下来……然后他语气无限暧昧的接着说道:“宝贝儿,你刚刚摸过为师了……而且我也说了那么多,你应该知道为师有多需要你了吧……为师……为师再也忍不住了……那处地儿……既胀又痛……里面无数的欲、望都在呐喊着要宝宝你……所以我要采取比较特殊的方法来解决,希望你不要被惊到才好……”

     他眼神吓人,说出口的话语更是惊秫……月蝶依立刻感觉到一股大祸临头的不祥之兆在笼罩着她……这种危机感令她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同时她还哭着哀求道:“呜呜呜……不要……不要……求你不要告诉我!我不要知道那什么特殊方法!好恶心!我不要听啊!不要!”

     月蝶依小手捂紧耳朵,不停的摇晃着脑袋,“呜呜呜,太恐怖了!你那是什么丑态嘛!神仙哥哥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不是!你好变态!好讨厌!呜呜呜我害怕……你……求你放我离开好不好?呜呜呜……这种情况下我真的睡不着嘛!这不是我的错!你……你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亏你还自称我师父……”

     她那眼泪横流的摸样儿,其实已经令夜华心痛如绞,很想将她抱在怀里,给她柔声安慰,但是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的目的不是为傻丫头的神仙哥哥加分,而是要尽一切可能的来抹黑他!他要将深植入傻丫头心目中的神仙哥哥给连根拔除,再将之彻底粉碎!当然了,光是说说肯定不够,他还会以行动来加深神仙哥哥在月蝶依心目中的阴影!

     所以夜华强行拉开月蝶依挡住耳朵的小手,边含住她的小耳垂,边说道:“丫头啊,你放心,为师说过,不会动你的……但是你不会好奇吗?呵呵……乖依依,其实为师想让你看……